类风湿关节炎治疗方法盘点

  在我国,大约有500万类风湿关节炎患者。它是一种慢性、炎症性自身免疫系统疾病,可引发一系列症状,最常见的是导致关节疼痛、僵硬、肿胀、活动受限、关节变形甚至残疾,病变还可累及心、肺、血管等多个器官和组织。类风湿关节炎是一种“重女轻男”的疾病,在我国男女发病比例为1∶4,尤其是40岁以上的中老年女性,更易被它找上门。目前,类风湿关节炎尚无法治愈,但通过药物控制可以实现完全缓解。然而,当前许多类风湿关节炎患者的治疗并不规范。一方面是急于求成,不断更换药物,殊不知很多有效的药物都需要长期使用,才会起作用;另一方面,一些小地方或乡镇医院未设专门的风湿免疫科,间接导致不少患者乱投医,误诊率将近90%,从而耽误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治疗目标是达到持续的疾病缓解或低疾病活动度。治疗方案包含多方面的治疗计划,如药物治疗、物理疗法以及生活方式改变等。在需要治疗关节损伤时,可能会通过手术治疗。在类风湿关节炎的治疗过程中,早期和积极治疗是达到良好效果的关键。非甾体抗炎药(NSAID)是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一线药物”,可以减轻组织炎症、疼痛和肿胀,主要包括:乙酰水杨酸盐(阿司匹林),萘普生(Naprosyn),布洛芬(Advil, Medipren, Motrin),依托度酸(Lodine),双氯芬酸(Voltaren)等。其中,阿司匹林若使用剂量高于治疗头痛和发烧的剂量时,则作为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有效抗炎药物。从古埃及开始,阿司匹林就被用来治疗关节疾病。较新的非甾体抗炎药与阿司匹林在减轻炎症和疼痛方面同样有效,并且每天需要的剂量更少。患者对不同NSAID药物的反应各不相同。因此,医生尝试几种NSAID药物以确定最有效且副作用最少药物的情况并不少见。阿司匹林和其他非甾体抗炎药最常见的副作用包括:胃不适、腹痛、溃疡,甚至胃肠道出血。为了减少胃肠道副作用,非甾体抗炎药通常与食物一起服用。医生通常会建议使用其他药物来保护胃免受NSAIDs的致溃疡作用。这些药物包括抗酸剂、硫糖铝(Carafate)、质子泵抑制剂(Prevacid等)和米索前列醇(Celebrex)。较新的非甾体抗炎药包括选择性的COX-2抑制剂,如塞来考昔(CELLYBX),具有抗炎作用,降低胃刺激和出血的风险。早期治疗除了应用非甾类抗炎药物之外,还应尽早使用慢作用抗风湿药(DMARDs)。这类药又被视为二线用药,作用是抑制病变中的免疫亢进,控制类风湿关节炎病变的进展,常用的有甲氨蝶呤、柳氮磺吡啶、羟氯喹等。多数类风湿关节炎需要同时使用两种或以上的缓解病情抗风湿药,才能使病情得到控制。药物不作为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首选药物,但它在疾病活动的严重发作期间或当疾病对NSAIDs没有反应时是有用的。药物可以口服或直接注射到组织和关节中。它们比NSAIDs能更有效地减少炎症和恢复关节活动和功能。然而,可能有严重的副作用,尤其是长时间高剂量给药时。这些副作用包括体重增加、面部浮肿、皮肤和骨骼变薄、容易擦伤、白内障、感染风险、肌肉萎缩和大关节如臀部的损坏。随着个体症状改善,这些副作用可通过逐渐减少剂量来部分避免。突然停用可导致疾病发作或撤退的其他症状,应注意避免。钙和维生素D补充剂可以防止骨质疏松引起的骨质变薄。目前,以肿瘤坏死因子(TNF)拮抗剂为代表的生物制剂,在难治性类风湿关节炎的治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常见的包括Enbrel、Humira、Remicade、Cimzia和 Simponi等,疗效较为明显,有时会和甲氨蝶呤联合使用。但随着时间推移,大量患者无法维持药物的疗效。今年6月,美国FDA批准了新药Olumiant(baricitinib)用于治疗对一种或多种肿瘤坏死因子(TNF)抑制剂疗法反应不足的中度至重度活动性类风湿关节炎成人患者。Olumiant是一款每日一次的口服JAK抑制剂,能高效抑制JAK1、JAK2、以及TYK2。早在去年2月,欧盟就已经批准其作为一种单药或联合甲氨蝶呤,用于对一种或多种DMARDs缓解不足或不耐受的中度至重度活动性类风湿关节炎成人患者的治疗。我们也期待这种新疗法能早日进入国内,为我国500万患者缓解痛苦。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