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性皮炎 7天断痒2个月断根(图

  2005年,是哈萨克族女大学生古丽娜尔最黑暗的1年,那年她手臂不知不觉出现了一些红色斑块,当时没注意,不想可怕的恶梦开始了。不久,上面发展为斑状鳞屑,去医院就诊为牛皮癣,给开了维生素类口服药和一管外用剂。回家用了两个月,症状有所减轻,然而好不景不长,一个月后,手臂上的鳞屑复发面积比原来还大,还厚,而且背部两腿也不同程度地出现病灶。惊慌失措的她在家人的陪同下四处求医,可总是时好时坏。10年初,病情严重恶化,全身45%的皮肤都是白色鳞片,又厚又硬。稍一抓挠,碎末般的鳞屑到处乱飞,尤其是到了夏天,长衣长裤都不敢出门。正值花季的她何曾想过命运如此悲凉。同学的歧视,亲友的同情,让她自尊心支离破碎。绝望的她先后三次走上绝路,所幸都被救过来。无助的家人只好让她辍学回家乡。回家后,好心的乡亲问她的父母,为什么不找阿吉·普鲁亚大夫?一语点醒梦中人,果然,在普鲁亚大夫细心的治疗下不到半年古丽娜尔一身“蛤蟆皮”全部脱落,至今也没复发。古丽娜尔重返了校园,灿烂的笑容又绽放在她迷人的脸上。

  在新疆地区,关于普鲁亚大夫的传闻多如牛毛:在大医院必须植皮的牛皮癣在普鲁亚大夫这里不用手术,用几个月的内服外用药就能好;就算皮肤溃脓,烂到了骨头,花光积畜,别的医生摇头没法治,普鲁亚大夫也能还你一身好皮好肉;几百块钱就治好了,当地人都说“十个皮肤病专家也比不上一个阿吉·普鲁亚”!

  阿吉·普鲁亚大夫18岁起,跟随父辈骑骆驼游医四方,最远到过巴基斯坦和印度。34岁开始专攻疑难皮肤病,67岁时他总结了自己半生治癣的经验,改良了一副流传数百年的维药治癣老方,哪怕再顽固的牛皮癣、慢性湿疹、顽固性皮炎,都能迎刃而解。数十万的顽固性皮肤病患者因此方子而摆脱痛苦,他们都尊称此方为“普鲁亚内外汤”以此表示对普鲁亚大夫的敬重和感激。阿吉·普鲁亚从医生涯一甲子余,一生都在致力于维吾尔医学的继承和传扬,但他既不是国家三甲医院的主任医师,也不享受国务院的津贴。他说:“我没有大医院那些专家头上的光环,但是我一辈子的心血都用在发扬维医,治疗各种皮肤病上,我只想证明,维医不比中医西医差,我们维药,治疗皮肤病有绝活!”

  日本东京大学附属医院皮肤外科西医专家北原东一教授的老父亲得了牛皮癣,三十多年来用尽各种高科技治疗手段,什么紫外线光疗、激光治疗、中药薰蒸等,病情仍然反复发作。05年,病情严重恶化,面积扩大,白色的鳞片又厚又硬,背部、腿部、腹部、臂部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整个人被银色的“盔甲”包裹着。看着年迈的父亲备受折磨,身为皮肤科教授的自己却无能为力,他甚至都对自己的多年所学的西医感到绝望!

  后来经一个中国同行推荐,携父远赴新疆寻找被当地人尊称为“顽癣克星”的阿吉·普鲁亚。年近八旬的普鲁亚大夫仔细地看了老父亲的病情后,亲手配制了传说中的“普鲁亚内外汤”,2副汤剂,1副内服1副外敷。内汤极苦无比,一小碗汤药老父亲分了十几口才能服完,外敷的汤汁其味刺鼻,呛着眼泪直流,但涂抹患处后清凉的感觉直往皮肤里钻,全身麻痒的感觉立消,3天后患处边缘部位就开始起皮,鳞屑一扣也能扣下来。第9天,内汤药力大作,大块的皮屑开始脱落,全身发汗,排尿的频次也增加,尿液很黄,普鲁亚大夫说那是在排毒。5副内外汤下去后,十几年的银甲彻底脱下了。老父亲激动地握着普鲁亚大夫的手说:“这牛皮癣折磨我十几年,您几副药就把我治好了,您真是神医呀!”普鲁亚大夫笑道:“我不是神医,我只治得好你的皮肤病!

  皮肤顽癣反复发作的根源是身体中血液、汗液失调,产生大量“黏毒”(维医定义为:碱性异常粘液质)淤积,从而引起皮肤细胞病变,生产“顽癣易感体质”。具有这种体质的人发生顽癣的几率比普通人高,而且用普通方法和药物极难治愈,即使短暂好转也极易复发!普鲁亚大夫认为:想让皮肤内淤积的“黏毒”排出,只有两个途径:一、汗腺代谢,二、通过血液循环,随尿液排出。只有全面清除体液中的“黏毒”,皮肤顽癣才能从根本上真正康复。

  普鲁亚大夫首先提出:但凡皮肤病患者都有切身体会,只要出汗的地方不长癣,长癣的地方就出不了汗,这是因为汗腺被封堵,皮肤毒素无法通过汗腺顺利代谢。所以,就应该如同中医所说的“邪在表者,汗而发之”。

  “普鲁亚外汤”中的“塔格来依力斯”等药材组方,帮助人体打通汗腺,有效成分能迅速溶解堵塞汗腺的有毒物质和患病组织,疏通汗腺排毒渠道,患病部位才能排毒并得到滋养,皮肤才能自由“呼吸”。

  另外,普鲁亚大夫还指出:皮肤病人常会出现大便干结、尿黄尿浊、口干舌燥、咽喉肿痛等症状,这都表明患者体内有火,阳气盛、阴气虚,易造成血热、血燥和血瘀。体内积火,皮肤病自然容易反复,而且“一点就着”。

  “普鲁亚内汤”的神奇效果正是“滋阴凉血”,因为皮肤病阳气旺盛,“血热”症状严重,“普鲁亚内汤”中的“欧菝葜根”等药材组方,降火凉血有神奇的功效,并能促进皮肤患病部位毒素分解,并从血液循环,从尿液排出。只有灭了体内的积火,全面清除“黏毒”,皮肤病才不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年年反复发作了。

  “普鲁亚内外汤”双汤合壁,汗血共治,双向排毒。集中医重视内调,西医重视外治的治疗理念于一身,并结合维医“欧菝葜根”等神奇药材的作用,对各种疑难皮肤病,治一个好一个。

  陕西科学院和卫生部门经过4年28027例临床试验,对“普鲁亚内外汤”的神奇功效做出官认定:“外通汗腺,内凉血灭火,汗血双向排毒,全面清除“碱性异常粘液质”改善顽癣易感体质。对牛皮癣、慢性湿疹、荨麻疹、神经性皮炎、皮肤瘙痒等有良好的治疗效果。”

  目前,“普鲁亚内外汤”已被国家相关部门批准为新一代的专治皮肤顽癣的专用药。并因其效果好,无不良反应,及解决了反复发作的难题。被授予红色OTC标志。

  更可喜的是,国家特批“双汤”使用“普鲁亚”商标,并将普鲁亚大夫治癣独特理念“清除碱性异常粘液质”写入内汤的功能主治。也是目前唯一在功能主治上注明专治“牛皮癣”的药品。

  据悉,陕科院为解决传统炮制方法繁锁及使用不便的问题,特将“普鲁亚内外汤”分别制成散剂和外用喷剂,使人体对药物的吸收更加快捷更加全面,使用起来也更加方便。

  2011年4月3日,在上海召开的43届“世界疑难病学术交流大会”上,“普鲁亚”引起全球专家的广泛关注。

  中国代表团副团长中医泰斗史明学教授说:普鲁亚’内服加外敷,汗血同治,双向排毒。全面清除碱性异常粘液质改善顽癣易感体质,并提高新生血液免疫能力,激活皮肤组织细胞自我修复和代谢功能,恢复体液平衡态和自身免疫力,从根本上解决了皮肤病复发隐患。康复后竟能长期稳定,几十年不复发!”

  与会各国专家也给予了“普鲁亚”极高的评价:“普鲁亚”是从濒临流失的少数民族医药遗产中抢救回来的“珍稀瑰宝”,是治疗顽固皮肤病反复最为有效的新药,我们将“普鲁亚”推广给苦难的皮肤病患者们,让古老的维医奇药肩负起战胜皮肤顽癣病魔的伟大使命!

  湖北宜昌的王天林患神经性皮炎相当严重。头皮、四肢、腰背都痒,晚上最为剧烈,痒得睡不着觉,使劲抓,用开水烫、毛巾搓。结果导致皮疹糜烂、溃破,引起病毒感染。

  用“普鲁亚”7天左右,王天林自从出了几次汗,几乎就不怎么痒了,能睡好觉了,20天,结痂逐步脱落,范围缩小;2个月时,烂树皮一样的痂壳全部脱落,并且长出了细嫩的新皮肤,一点也看不出来曾经是个严重的皮炎患者,以前是一年一犯的顽固皮炎瘙痒,至今没再复发。

  湖北武汉的郑春阳患牛皮癣十多年,双腿双手臂布满“银甲”,轻轻一抓银屑乱飞,皮肤干燥,瘙痒难耐。熬中药,光疗,薰蒸都做过,好是好了,可不到半年就复发了。经专家推荐郑春阳买了2 个疗程的“普鲁亚”。当天患处不适感消失,15 天左右,开始发汗,小便增多,颜色发黄;45 天,银屑逐步脱落,颜色变浅变暗。不到3 个月,皮肤就已经慢慢光滑起来,患处面积只有局部一小块,其他在床上发现身下尽是角质类皮渣,身上一搓,已全是新皮。一晃五六年过去了,硬是没犯过。20年慢性湿疹,照样能治

  家住名都花园310栋的陈朝国患湿疹20多年,分布在双脚的小腿上,每到冬季发病,奇痒无比。走遍了武汉大大小小的医院,什么方法都用过,可就从没彻底好过。

  去年9月份他拨打“普鲁亚内外汤”专线,在线专家听完他的病情描述后,果断建议他用2个疗程的维药“普鲁亚内外汤”。陈朝国以前试过中药,买回大包大包的药包,只能熬制几天的药汁,而且口感太苦,难以下咽,见效也慢。但还没试过维药,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情,买回了2疗程的“普鲁亚内外汤”。使用很方便,内汤是散剂,用开水一冲,就可以喝了;外汤每天在患处涂抹三次,止痒奇快。3天就有感觉,发了几天汗后,炎症减轻,皮损消退,成群的红色丘疹也渐渐消失。陈朝国看到希望,又跟进了1个疗程“普鲁亚内外汤”,不到3个月,皮肤就已经慢慢光滑起来,患处面积只有局部一小块,其他地方汗腺汗毛都露出来了。去年整个冬天都过得格外的舒心。

  陈朝国感慨地说:“我用‘普鲁亚内外汤’3个月就看好20年的慢性湿疹,前前后后一起也没花多少钱,直到现在也没有复发。这个维药真神奇,这个“普鲁亚内外汤”真是神奇!治病要找对适合你的方法,否则花多少钱也白搭!

  活了83岁,治好了20万人,提到“神医”二字,阿吉·普鲁亚大夫笑着说:“我这一辈子的心血都放在治疗皮肤病上。我不是神,我只治得好你的皮肤病。”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