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台】仁爱大医

  今年是中国黑龙江省消灭急性克山病的第20年。最近一个月来,防治克山病的医学泰斗——于维汉院士事迹巡回报告在黑龙江的各个地市举行着。朴实无华的语言,真实感人的故事,把人们带回到于维汉勇斗“瘟神”的那段难忘岁月。

  2011年5月20号,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主楼礼堂内座无虚席,上千名观众的心被已故中国工程院院士、地方病学专家于维汉的事迹感动和震撼着。

  在上世纪60年代以前,中国东北到西南一带农村有万千家庭都被一种恐怖的疾病所笼罩。这种病骤然发作,在几个小时到一两天之内就能致人死亡, 被大家称为可怕的“瘟神”。克山县西城镇光荣村防治医生秦晓明回忆说:

  【第一次发病的时候,这一个村子就死了57人,非常严重。等到第二次发作,全县就死了334人。不知道什么病,他们当时就说是瘟病,瘟人了。】

  当时,村民所恐惧的“瘟神”还肆虐在全国16个省区的309个县,累计近两亿人发病。由于发病原因不明,医学界只好用首先发现这种病的地方命名为“克山病”。为攻克克山病防治难题,国家还选派专家参加克山病抢救工作。1953年,31岁的于维汉受命奔赴克山病重病区。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于维汉的秘书 张立君感慨地说:

  【于老师进到病区是冒着生命危险而来,这种病是什么病不知道,什么原因不清楚,是否传染不知道。人说无知者无畏,但是于老师那时候是医学专家,他懂什么叫传染。而知道还能够进到病区,那就是知而大无畏。】

  初到病区,于维汉就遇到一位难忘的患者。这是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的所有亲人都被克山病夺去了生命,自己也不幸受到病魔的纠缠。富裕县繁荣乡永胜村防克员李树云回忆起于维汉抢救小男孩的情景仍感动不已:

  【又不嫌脏又不闲累,在那守了三天三宿,最后病人休克的时候,给病人口对口的人工呼吸,我当时就在跟前,身为一名教授,能对患者这样,特别的感人。】

  连日的抢救并没能把小男孩从死亡线拉回来,握着那双已经僵硬的小手,于维汉流着泪许下承诺:“叔叔一定会战胜这个‘瘟神’!”

  为了战胜病魔,挽救生命,于维汉更是干脆住到农村,开始了攻克克山病防治难题的漫长道路。为了抢救重患,于维汉常常几天几夜不休息,和病人同吃同住,困了就蜷在病人身旁眯一会儿,饿了就吃又凉又硬的大饼子、窝窝头。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有患者求助,他就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病人家属、富裕县繁荣乡丰田村农民吕永玉回忆说:

  【我老伴晚上病说来就来了,眼看就奄奄一息了,就到大队给于教授挂了个电话。那是数九寒天,刮小西北风嗖嗖的,下着小雪特冷,于教授骑着自行车,戴着个小狗皮帽,穿着个小破衣裳,用那个草绳子一扎就来到我家了。已经将近十点了,我叫他暖和一会儿上炕,他都没答应,马上说看病,看病要紧,马上就给我老伴治疗,得亏他了,要不是他的话我老伴也就不在了。】

  每年的春节前后是克山病的高发期。为了抢救患者,从1953年到1985年32年间,于维汉有28个春节是在病区跟患者一起度过的,甚至连妻子生孩子他都没能在跟前照顾。但来到病区的妻子最终还是理解了于维汉所做的一切:

  【到他病区一看啊,那农村的条件太困难了,住的马架房,就糊一个窗户纸啊那门,墙啊什么的都是冰霜,坑上那坑席破得不能像样,一床破被啊。当时我就挺有感触的,就觉得确实这农村是需要他的。】

  为了获取第一手治疗资料,于维汉跑遍了黑龙江的各个病区,主持500多例死亡患者解剖,做了5000多次动物实验,先后对近两万人做了的综合性研究,系统地诊治了6000多名克山病患者。经过反复推敲、探索,1957年,于维汉试用葡萄糖代替樟脑,采用亚冬眠适当补液的办法,抢救急症病人,取得克山病防治史上的重大突破,急性克山病的治愈率由30%提高到95%;之后,大剂量维生素C静脉注射疗法也收到显著效果。中国地方病防治研究中心主任孙殿军说,这两项防治成果的推广,基本上控制了因急性克山病致死的问题。

  20世纪70年代初,于维汉等开始用克山病地区产的粮食作饲料进行动物实验,结果进一步证明克山病的心肌损害因子存在于饮食之中,而黄豆可以预防其发病。新的发现使他欣喜异常,随即在富裕、德都、虎林等县的五个乡开展了改善膳食预防克山病工作。于维汉挨家挨户送豆腐、豆浆,村民亲切的称他为“豆腐教授”。

  自1991年以来,急性克山病再没有发生, 于维汉终于降服了困扰全国16个省的克山病,使1.24亿病区人口摆脱了病魔的困扰。由于防治研究克山病功勋卓著,1978 年中国科学大会上,于维汉获得特殊贡献奖;1982 年他应邀出席了在布拉格召开的第 14 届世界内科学会议,被选为心肌代谢组执行主席。同时,他提出的硒与克山病关系的研究,尤其是大规模的“人群硒干预试验”还填补了国际研究空白,被誉为硒研究的第三个里程碑。1998年,于维汉被评聘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但国家给院士的补贴,于维汉一分没留,全都奉献社会,用来帮助他人。哈尔滨医科大学校长杨宝峰:

  【他当了院士以后,设立了于维汉院士基金,他自己把津贴,还有富余的钱都投入到这里,资助贫困的大学生,他总是想着贫苦的人。】

  于维汉常说,百姓的事比天大,作为医务工作者就要为百姓出力,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在74岁高龄时,于维汉还在追踪研究克山病病例,几乎每年都要带学生到克山病病区义诊,对慢性克山病患者进行访察治疗。2004年起,于维汉因脑出血住院,虽然卧病在床,但仍关心着克山病的科研情况,直到2010年11月17号去逝。

  斯人已去,病区人民却永远怀念他,他心系生命、执著刻苦、心存大爱的精神财富也时刻指引着后人。克山病区百姓夏振林:

  《CRI会客厅》中国民间博物馆馆长系列访谈:以往知来 以见知隐——专访广东佛山知隐博物馆馆长苏永善

  《CRI会客厅》中国民间博物馆馆长系列访谈:美酒让生活更欢乐——专访广东佛山岭南酒文化博物馆馆长周文燕

  《CRI会客厅》“两会”特别专访:绿水青山与世界共享——专访全国人大代表、河南信阳市委书记乔新江

  《CRI会客厅》华人故事系列访谈:五彩人生——专访美国西加云杉科技公司研发副总裁陈华

F